[新聞] 人在斯洛文尼亞卻如置身金庸小說的夢幻場景

斯洛文尼亞除了鐘乳洞外,最能形容她的特點便是四個字:湖光山色。

湖,指的就是Lake Bled;山,說的是圍繞這個湖周邊的山脈,即朱利安阿爾卑斯(Julian Alps)。香港的旅遊業者給Lake Bled翻譯出一個音義兼顧的名字——碧湖,有別於中國大陸或臺灣帶點生硬的「布萊德湖」。碧湖這個優美的名字説明這個湖的碧藍,從高地俯視,湖的深遽似是無底深淵,看久了竟讓她攝住魂魄。至於湖的周邊幾乎就是森林及山,阿爾卑斯在瑞士,但它的餘脈卻延伸到巴爾幹半島,位處朱利安阿爾卑斯山脈包圍之中,碧湖是鑲嵌在大地上的寶石。群山環繞、風光優美,注定這裡是不凡的地方,社會名流、商人接踵而來,前者在湖邊建大屋別墅,甚或富人俱樂部;後者大興土木建造奢華酒店,招徠四方貴客。就如我所下榻的大屋,便是盧布爾雅那大學首任校長Josip Plemelj的別墅。

山明水秀的碧湖,湖心有島,不禁使人聯想起武林、江湖等等場景。剛巧上年熱播《射雕英雄傳》,這種想像斷非無理的:湖心島有修道院,不正是南湖煙雨樓?湖邊的民宅別墅,恰似太湖湖濱的歸雲莊之類;至於林蔭小徑,更像武林高手最喜歡的練功場所,可能隨時便有大俠現身;湖面泊了來往湖心島的接駁船,也有出租小艇供遊客湖上泛舟,岸邊的cafe坐著正在閒聊的人們熙熙攘攘,一切恍如詩詞裏的江南——「暖風熏得遊人醉」,正是金庸筆下那個東南形勝的形象。

從靠近湖心島的岸邊可清晰看見與修道院融為一體的湖心島。

我與家人吃過早餐便攀登湖邊的一座城堡,城堡直接建在懸崖峭壁上,非常顯眼。我想像過城堡裏有什麽?是空空洞洞的古老石堡還是富麗堂皇的宮殿?答案是兩者皆不是,這座城堡有點新建築的樣子,外牆黃色油漆非常光鮮,紅色瓦頂鋪得非常齊整,沒有一點破敗。

城堡原來是小型博物館,介紹一些當地自然環境和歷史的展品,如動物骨頭、儀仗武器、貴族用具等等。但說過了,我們是來到高手闖蕩的江湖,組成江湖的基本單位當然就是來自五湖四海的人。託一個學生遊學團的福,城堡派人專門招待這個遊學團,有人伴隨遊學團講解,更重要的是城堡主人來了一場中世紀歐洲騎士的劍術表演!

播放
原來除了華山論劍外,現實裏還有「碧湖論劍」。這裡沒有什麽武林秘笈和蓋世神功,只有兩把十字劍,雖然大家都知道刀光劍影的背後,不是你死我活的鬥爭,「騎士」們的格劍仍然令看客血脈賁張,莫道亞洲人,就是今天的歐洲人有什麽機會欣賞中世紀形式的「單挑」?三人接力交手,來來回回,你方唱罷我登場,讓觀眾大呼過癮!等待三位大俠演武完畢,他們接著進行特技表演,把十字劍放在一旁,我們趁機拿起來一嘗鏡頭前的武士魂!能夠看到一場精湛的格劍表演,是小確幸,假若錯過時機只有參觀城堡便大大的遺憾了。秋天的碧湖,晴空萬裡,站在城頭環顧一周,週邊盡是山巒高峰。山景像是提醒遊人這裡是多山的中歐,不屬於那個有著廣大平原的東歐。

湖西遠方的高山,從方向推算或許是斯洛文尼亞最高峰的特里格拉夫峰(Triglav)。

碧湖就是斯洛文尼亞人的世外桃源,這麽的好地方不遠,距離首都盧布爾雅那(Ljubljana)只不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而已。盧布爾雅那則是另一個世界了,典型的中歐城市,整齊排列的建築、寬闊的廣場,以盧布爾雅尼察河(Ljubljanica river)分隔新舊城區,就是屠夫橋(Mesarski most)上的雕塑外形比較嚇人,給首都帶來魔幻的感覺。